当前位置: 首页 >> 最近大事件 >> 南极大冒险,蜗牛与黄鹂鸟,勾引 >> 正文

南极大冒险,蜗牛与黄鹂鸟,勾引

2019年03月16日 09:34:53     作者:admin     分类:最近大事件     阅读次数:192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在科幻作品中,有大量关于人类穿越宇宙伊升优液进行星际旅行的故事情节。科幻剧《星际迷航》中伦纳德博士称,太空是黑暗和寂静中包裹着疾病和危险。一种安全的解决方案是建造一支星际“生性伴命浮桥”,能够机动地驶离太阳系。

当然,这仅限于科幻作品中,人文娱弄潮者类能否真正实现星际旅行,到太阳系或银河系外的星球二式大艇上殖民定居,仍是个待解之谜。

亿万年前祖先们漂洋过海发现新大陆,今天我们脱离地球探索太空,是什么让我们对「作死」的探险之路如此着迷?

我们孤独地存在于宇宙中吗

寻找外星生命是对未知的一种令人兴奋的探索。21世纪初期,最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便是银河系中不断增长的行星/恒星系统的数目。那么问题是:这些星系有适宜居住的吗? 2009年实施的开普勒空间望远镜任务,按照太hrf3205阳的绕行轨道运行,其最初计划是观测大约10万颗恒星,来探测发现可能支持与我们类似生命的条件。这意味着要在太阳外行星上找到水的存在。按照推测,为了能够维持生命,这些行星不能有极端的温度。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我们的地球是不是宇宙间的例外呢? 或者是否存在围绕其他恒星运转望天打卦的类似行星呢? 换句话说,我们的地球是不是这个浩瀚无边的宇宙中一个罕见的、偶然的个体行星呢? 人们已经探讨过很多巨大行星,这些行星都像木星那样高温并被大气覆盖。

天文学家发现了几个似乎和地球很像的系外行星。到目前为止,观测到的最小行星也是地球的三倍大。所以我们需要寻找类似于地球的行星,上面有可能存在着生命进化。通过测量行星凌日时太阳光的减少量,天文学家能够计算出外行星的大小、质量、密度和其他特征。

然而,弄清楚星团中是否出现感觉和行为方式上类似于我们所知的生命形式,以及这些生命形式是否进化到出现意识并建立我们能与之沟通的文明,这将是一次巨大的飞跃。与这些生命形式接触将标志着知识的惊人进步。但是,在我们可以确定其他恒星系中存在着一些外星生命形式之前,我们还需要继续进行艰苦细致的观察。

仙女座u和江波座e的发现

哈勃望远镜近期观测到两个临近我们的新恒星系,这特别令人兴奋。第一个被命名为仙女座u(天大将军六),距离地球只有44光年,三颗行星绕着它旋转,其中一颗比木星大。第二个恒星系统是江波座e(天苑四),距离地球大约10.5光年(约63万亿英里)。这颗恒星有三颗行星绕着它旋转,它(约8.5亿年)比太阳(45亿年)更冷、更slutty小、更年轻。这第二个恒星系统有一颗巨大的气体行星,其质量是木星的1.5倍。围绕着这颗恒星有三条小行星带在旋转,包括冰冻环。最近的小行星带距它约2.8亿英里。这与太阳系中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类似。另一条小行星带则远离这颗恒星,类似天王星与太阳的位置。这些恒星系统虽然与太阳系不同,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普遍原则来解释它们的形成。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这类研究扩展了我们的知识范围,并为我们开启对宇宙的新认识。这清楚地表明太阳系中存在个体化,而且需要对恒星、行星和卫星如何形成进行历史的研究。在这种探索过程中,一般范畴的一致性和规律性显见是非常重要的。

也许,让人类最为之神往的问题是,其他行星或恒星系统中是否存在外星生物。也许人类在宇宙中并非茕茕孑立。可能与外星生命形式进行联系这种想法一直捕获三星n89着人类的想象力;大量的科幻文学作品描绘了与这类外星世界取得联系的未来场景。而在火星或淫才是其他恒星系中的行星上发现水的痕迹进一步激发我们的想象力来寻找别的生命形式——尽管它们可能与我们在地球上匆匆一瞥或完全没遇见过的生与致虚妹丈物极为类似。

UFO真实存在吗

出于好奇,几十年以来,我对不同领域出现的所谓超自然现象进行调查。这包括对UFO目击事件的调查。它们真的是来自地外星球吗? 在资深侦探菲尔克拉斯(PhilKlass)创立的持怀疑态度的UFO研究者团体中,我是第007号成员(编号最多到0019),菲尔是一位空间技术专家,他孜孜不倦地研究了所有UFO事件的情况(狂热的信徒声称目击到了这些事件)来寻求貌似合理的解释。我们被称作“CSICOP调查员”,即“关于异常声称的科学调查委员会”的特别调查员。我们起初非常严肃认真地听取了目击者的证词,他们称这些就是由智慧生物操控的外星飞船。我也调查过许多言之凿凿地声称自己真正目击过UFO飞船的人,其中有些人甚至说他们被绑架到飞船上并遇见了来自外太空的生物。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对这些我所调查过的大量说法以及不明飞行物的故事,我现在持怀疑态度。这些故事只能给出苍白平庸的说辞。我尤其对像天文学家艾伦亨德利(Allan Hendry)这样的怀疑论者的研究印象深刻,他仔细研究了每个案例,并且始终如一地听取了那些在外人看来平庸无新意的解释,不论里面是否有足够可以确认证实的信息。怀疑调查员们,包括诸如菲利普克拉斯(Philip Klass)、詹姆斯奥伯格(James Oberg)和罗伯特谢弗(Robert Sheaffer)等人,都没有找到过一个无可魔兽世界风神王座入口辩驳的有关外星生物的确凿案例。当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问我怎样才能说服我接受 UFO是真实存在的时候,我开南极大冒险,蜗牛与黄鹂鸟,勾引玩笑地回答说:“如果它们在太空也冲马桶就行!”其实,我的意思是需要有真实可见的证据。但是,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也有如下可能性,也就是浩瀚宇宙的某处存在其他生命形式,尽管它们可能不会在地球上以任何可辨识的形式出现,甚至可能与我们地球上存在的生物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鉴于距离遥古代少女dogoo酱远,任何这样的生命形式到达地球都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无论如何,在未证实有其他智慧生物访问过地球之前,我们不能将之认定为既成事实。我认为这种对外星生物的迷恋是一种新形式的太空时代的宗教,它满足人类的超越论诱惑,这是从人类想象力中分离出来压制对存在的终极意义的渴望。然而,我们并不能排除先验的可能性。我们可以为太空狂热爱好者安排一个长期的任务,这样即使一代人无法完成妻约成婚闲听落花全文,一代代人为了找寻未来合适的居住地也许会实现这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个乌托邦式的梦想。

飞向外太空

遥远的行星和恒星系离我们约有数百万光年的距离。有人提出,与地球类似的行星,有可能绕着半人马座星系中离我们最近的恒星旋转。天文学家认为这是个潜在的可居住区域,可能行星表面上有水。天文学家已经观测到太阳系以外的恒星系,并且可能有数十亿个这样的星系。我们使用高倍望远镜有可能看到附近的恒星系中的行星,甚至某天可以坐着探测飞船去拜访它们。我们已经在宇宙食肉笞中发现了数以亿计的星系,这是可以进行无限探索的空间。

据天文学家皮埃尔凯维拉(Pierre Kervella)2003年发表在欧洲期刊《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Astronomy& Astrophysics)上的一篇文章,已知离我们最近的与太阳相似的恒星是半人马座A星和B星(南门二)。半人马座A星和B星是引力相关的双星。它们与第三颗恒星构成一个恒星系统武英热油泵,距我们4.36光年。半人马座A星的直径为106.西安弗斯特艺术学校1万英里,半人马座B星直径估计有74.8万英里。作为比较,太阳的直径约为86.4万英里。第三颗恒星叫作比邻星,是一颗红矮星。半人马座A星和B星相距220万英里相互绕转。比邻星则绕着半人马座A星和B星在更大的轨道上运行。

光年的计算方式是一年中光走过的距离,要用每秒光速18.6万英里分别乘以分钟、小时、天和年计算出来;是后代人需要突破的巨大距离。一光年的距离是58.65696亿英里。如果你打算徒步走这么长的距离旅行,一定要多带上几双袜子! 然而,一些科学家猜测超越光速的星际旅行的方式,依靠可通过的虫洞或是反重力推进系统。科学家们思考着完全不同的太空旅行方式,包括一种收集反物质来缩短到月球或火星时间的方法;其他人则考虑利用激光或微波技术,用“光束式发射”人类的方法和远距离有效载荷。当然,怀疑论者会质疑人类是否能够接近光的速度,甚至是超越它,而且这仍然属于科幻的范畴。

最重要的是,长远来看,我们对于人类的前景并不确定,因为未来会怎样取决于无法预见的意外事件和对我们未来生存无法预测的威胁——假如流星撞击地球,假如地震和海啸夺取大部分人的生命,假如全面爆发核战争,或假如发生其他灾难性事件。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喜剧哲学家伍迪艾伦(Woody Allen)说,他度过许多个不眠之夜,担心太阳数十亿年后死亡时将会发生什么。面对着一个暗淡无光的未来,人应该成为虚无主义者吗?人们希望不会如此,因为我们仍然可以过着舒适的生活,而不用担心在遥远的未来最终会发生什么。

如果我们的曾曾祖父们一直烦恼他们的曾孙们(还未出生)怎样生活,他们就几乎没有时间充分享受他们丰富的生活了。这是对人类或太阳系未知的未来存在的形而上学式焦虑的现实回应。一种建议是忘记它。不要因它而夜不能寐;试着去充分体验生命的每时每刻。同时,我们需要考察物理宇宙的状况,以及其未来进程是否也是不确定的。以我们现有的对生物圈的认识来看,类似的偶然因素也遍及物理宇宙。

-版权所有-

本文观点来自于

《湍动的宇宙》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内容提要】

本书系“科学思维书架”之一,构建了一种基于科学智慧的全球伦理图景。通过将现实主义和乐观主义融合起来,作者阐述了一种人文主义的伦理准则,也就是生活中的善与智慧,这是受科学智慧激发的实用的道德选择。这种新的伦理文明是基于普遍人权的全球伦理、不受教条约束的自由科学探索、对人类潜能充满期待的态度,以及面对我们时代的艰巨挑战所拥有的勇气和决心。正是基于这种全球伦理,人类可以创造性地通过努力找到生存的意义,并对浩瀚的宇宙、自然和人类未来充满敬畏。

【作者简介】

保罗・库尔茨(Paul Kurtz,1925一2012),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哲学荣誉教授,优茶美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会士。撰写和编辑出版了50余部著作,包括《先验诱惑》、《存在的勇气》和《拥抱人文主义的力量》等,发表900余篇文章和评论。他极品判官创立了普罗米修斯出版社、科学和人类价值研究所、科学探索中心、世俗人文主义理事会和科学调查委员会等组织机构并担任主席。多次参与录制电视和广播节目,并到世界各地的大学讲学。

扫描二维码购买此书

《湍动的宇宙》

作者:(美)保罗库尔茨(PaulKurtz)

ISBN:9787313198969

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地球好无趣,我想离开大气层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微信:sjtupress

关注、点赞、留言、转发,分享你的感受

长按二维码关注

除非特别注明,本文『南极大冒险,蜗牛与黄鹂鸟,勾引』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平台、QQ空间以及其它朋友推荐等,非本站作者原创。 本站作者admin不对本文拥有版权,如有侵犯,请投诉。我们会在72小时内删除。 但烦请转载时请标明出处:“本文转载于『理财爱好者-专注财经新闻-每日国内国际新闻实时跟进』,原文地址:http://licinter.com/articles/950.html